Mlily梦百合杯

 


吴清源对局赏析


第1期日本最强者决定战循环圈赛 吴清源执白中盘胜木谷实

日本最强者决定战是日本名人战的前身。第1期最强者决定战由吴清源九段、坂田荣男九段、桥本宇太郎九段、高川格九段、木谷实九段、藤泽朋斋九段六人进行双循环比赛。本局之前,吴清源九段和木谷实九段已经十三年没有交过手了

第3期名人战循环圈赛 藤泽秀行执白2目胜吴清源

这是第3期名人战循环圈赛中关键的一局,谁取胜谁将获得向坂田名人挑战的权利,所以双方都志在必得。

第1期日本最强战决赛 吴清源执黑10目胜木谷实

鉴于在这之前的比赛,我与高川君对局中使用了“内拐”,许多棋手都回避大雪崩定式,木谷先生此局有意选择了大雪崩。

日本最强战第一期 吴清源执黑中盘胜高川秀格

本局因吴清源下出大雪崩内拐的新手而著名。由于已经没有与我作升降十番棋的对手,《读卖新闻》主办的“日本最强战”始得诞生。由我与桥本宇太郎、藤泽库之助、高川秀格、坂田荣男、木谷实六人进行以分先作交换先后手的两轮单循环赛。

吴清源、藤泽库之助第二次十番棋第一局 吴清源执白中盘胜藤泽库之助

本局是吴清源、藤泽库之助第二次十番棋的首局,此时藤泽已被吴降至“先相先”此局是白方以“缠绕攻击”奏功的一局。

读办新闻主办的“打入十番棋”第七局 吴清源执白中盘胜藤泽库之助

为了准备这次十番棋,读卖新闻社进行了两年的艰苦工作。问题的关键是藤泽库之助(藤泽朋斋)不愿应战。读卖新闻社对藤泽库之助不愿应战之事大有微词。双方在日本棋院的机关刊物“棋道”上进行了激烈的论战。本局是此十番棋中的一局,在本局中吴清源通过弃子战术一气呵成地获得优势,尤其是走出了182绝妙的鬼手,就连吴先生自己都认为本局是白方内容最好,心情愉快的一局。

吴清源对岩本薰和的十番棋第六局 吴清源执黑12目胜岩本薰和

继二次大战前期和中期我与木谷实七段、雁金准一八段、藤泽库之助六段,战后与桥本宇太郎八段的十番棋以后,《读卖新闻》又主办了我与已经是“本因坊薰和”的岩本先生的十番棋。由于我的让步,对局时间定为每方13个小时、分三日下完。

吴清源对桥本宇太郎的升降十番棋第三局 吴清源执黑中盘胜桥本宇太郎

我在各地周游,已经很久没有摸棋。战后由《读卖新闻》社发起又开始下十番棋,对手是桥本宇太郎,时间规定为各7小时,一天下完。与前面下至深夜的两局相反,这局棋在日落之前白棋就认输了。

木谷血泪篇

1939年,秀哉名人引退后,谁是当今棋坛第一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场大决战不可避免地在两位最强的年轻高手吴清源与木谷实之间展开。本局是吴清源、木谷实镰仓十番棋第六局。在前五局中吴以4胜1负领先,本局他获胜后即以5胜1负将木谷实降为先相先(三局中两盘执黑)。在其后的四局中,木谷虽以3胜1负挽回了一些颜面。但毕竟已于事无补。自此,木谷实一生仿佛就定下了悲剧的调子,大棋战冠军一直与他无缘。

镰仓十番棋 吴清源执白2目胜木谷实

《读卖新闻》社决定采用从德川时代至明治、大正年间在棋界实行的“升降制”,以 4 局棋一升降的严厉规则,让最高水平的两位棋手下十番棋。这也是从那以后的20年间我得以下十番棋的开端。

新布局登陆之局。

1933年,新布局旋风席卷日本棋坛。读卖新闻社因此举办比赛,选出一位新布局的代表者与秀哉名人进行一场特别对局。吴清源脱颖而出,随之各大报将此战冠以“不败名人对鬼才的决战”。这盘棋吴清源执黑以三三、星、天元开局,石破天惊。最终吴清源虽以2目告负。但本因坊秀哉享有随时“打挂”(暂停)的特权,且本因坊家的集体研究也难避嫌疑。五年后,在秀哉名人引退棋中,木谷实强烈要求实行“封棋制”即由此而来。

日本棋院秋季“大手合” 吴清源执黑中盘胜林有太郎

那时候,以升段为目的的“大手合”比赛是棋界最重要的赛事。由于春秋两季都有“大手合”比赛,新闻棋战只能找别的时间了。我从1930年开始参加“大手合”比赛,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了四段。那时,“大手合”是分数制,比现在更难,70分才能升段。从四段升到五段,不花两年时间是不可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