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赠画“神猪” 画中鼻子和牙齿像极了(图)

http://weiqi.sports.tom.com  2007.04.18 体坛周报

  记者谢锐报道 去国宝级画家黄永玉家“万荷堂”的路上,春天已经将京城渗透,车行在郊外的马路上,不时看到嫩绿的柳枝飘荡在难得一见的小河边。

  路不太好走,总是有地方修路,还要等其他人一起会合,车常常停下来。“小猪”罗洗河这个时候准会从车子里钻出来,敞着嘴笑着,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乐的。后来见到黄永玉后,觉得他们俩有点像,点点小事,寥寥数语,到了他们嘴里,就呵呵直乐。

  约摸两小时的样子,我们终于看到了那个孤独傲立于郊野的亭院。大大的铁门,一进门就吓了一跳,花园里的狗品种之多,个头之大实在超出想象(有说法是38条狗)。有一种狗约半人高,浑身毛发闪着光泽,眼睛黑得透亮,莫非是传说中的藏獒?黄老的大儿子黑蛮笑道:“这哪里是藏獒,这些狗都是养着玩的,晚上放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大狗。”

  “万荷堂”占地六亩,门楼、角楼、影壁、回廊台榭无不按传统格式布局,却又融入了个性十足的黄氏作风。一池一堂、一墙一瓦、一花一木透露着从湘西凤凰走来的人物的灵动与不羁。院子里还有一个荷塘,“如果荷花都开了,就好看了。”有人说道。

  黄永玉老先生在他的工作室门口等着我们,第一次见他,头戴毡帽,身着深黄色马甲,内衬蓝色衬衫,嘴里衔个大大的烟斗,一副法国后现代主义绅士派头。睹其外表知其魅力独具,后听其谈话知其空灵大方,曾有人说,黄永玉的幽默源于大智慧,其大智慧又是故乡湘西凤凰、北京、香港三地人文的“配方”。

  黄老的工作室给人感觉就像一个杂物间,人说“大象无形”,“大行不顾细谨”,说的就是这种境界吧。几根硕大整木正对玄门,上边刻有龙飞凤舞的书法。黄老的画则散布于各处,抬头俯首,满眼均是老先生的画。

  不知何时,黄老先生已坐在一张躺椅上,美美地吸着烟斗,顽童一般地上下晃悠。看着我们到处拍他的画,他用烟斗敲了敲他前边的桌子说,“你们应该拍拍这个,这才真正值得你们拍一拍。”

  大家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张“桌子”,长5.5米,宽2.5米,厚近50厘米,红红的,光滑锃亮,“这是从非洲运来的花梨木,一根整木锯成的,重达5吨,原来那棵整木运回来时重30吨。运去锯开时,锯一面就用一整天,四面就用了四天。拿回来后再刨面,打蜡,弄得满屋子全都是‘灰’,整整用了20天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老先生还是一口湘音,孩子般兴奋地说着这巨型画桌的一切。

  画桌虽大,但空间却也被画轴、墨宝、汉俑、唐三彩等占据得差不多,甚至黄老先生的小孙女还坐在上边玩耍。画桌上有一个巨大的紫砂陶壶让大家很好奇,旁边有人介绍说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紫砂陶壶,可以装进一桶水。边上的盒子中还放有国家颁发的证书。“这是别人专门为黄先生做的,你要问我它值多少钱的话,我只能说它是无价的。”

  罗洗河拿出一本黄老先生当年写的随笔,对老先生说,他很喜欢读,但买不到后几本了。老先生一看乐了,“这已是‘非法出版物’,出这套书的出版社和我的协议早就到期了,他们现在还在出,还送给了我一套。”

  带我们前往黄老家里的凤凰旅游公司董事长叶文智给黄老介绍说,今年9月在凤凰举行的南方长城杯将请余秋雨到现场,到时候可以和黄老先生一聚。黄老先生笑道:“他去了好。我不会说话,他会东扯西拉,热闹。”

  黄老让人拿出他给“小猪”画的那幅画来,大家一看都不禁乐了,这幅题为“国手”的画中,“小猪”俨然一睡仙,胖胖的,张着嘴乐着,憨态可掬。罗洗河看了也忍不住大笑。一边的罗洗河妻子梁雅娣问小猪,“你觉得这幅画哪些地方像你?”小猪看了看,笑道:“好像就是穿衣服的样子挺像的。”梁雅娣说:“我觉得这画中人的鼻子和牙齿像你,像极了。”

  问黄老先生在既没照片又不当着“小猪”的面,怎么画出“小猪”的?老先生说前不久和罗洗河在一起吃过饭,吃饭时就注意小猪的神态,回家后凭着记忆画出来的。至于为何取名“国手”,老先生说:“现在大师满地都是,不能取‘大师’这个名,‘国手’只有代表国家的人才够资格,所以我就将这幅画取名‘国手’。”

  请黄老谈这幅画的内在深意,黄老一笑:“这还能有什么意义?画画很简单,三下两下就画完了,哪还会去想什么意义?如果哪个画画的说他画出的画多有意义,那肯定是个骗子,要是想到那么多意义,就画不出来了。”

  聊起棋,黄老说他会一点点,而今84岁的他常和小孙子下棋,“我也搞不清形势如何,但我会看小孙子的脸,如果他高兴,我就知道我形势不好;如果他很难受的样子,那我肯定就占优了。”

  但在送给罗洗河、梁雅娣夫妇的《黄永玉先生80艺展》画册扉页上签名时,黄老先生落款却是“一个不懂棋的老头”,“在他们面前,我可不是一个不懂棋的老头吗?”老先生笑道。老先生的毛笔字遒劲、潇洒,赏心悦目。

  今年9月,黄永玉将回到故乡凤凰,正好参加南方长城杯罗洗河九段与韩国李世石九段的比赛等活动。黄永玉画室夺翠楼位于沱江岸边,碧江清流缓缓流过。黄老名声在外,据传他的画价格随心情好坏而定,心情好,画价就低,反之价就高。有人说他的画价是6万元1平方尺,所以在北京鲜有人开口向他索画,但他回乡时,索画索字者不绝。难以招架后,他自撰“启事”一则,挂于中堂左壁,声明凡索取画、书法一律以现金交易为准,并将所得款项作修缮凤凰县内风景名胜之用。

  凤凰走出的可爱老头啊。


图片

评论

昵名: 隐藏IP地址

如果您不是TOM会员,欢迎注册

围棋热评榜

TOM集团   TOM在线   广告服务   私隐政策   TOM招聘   联系我们   About TOM Online
Copyright © 2008 雷霆万钧 版权所有